《织爱旅程》上帝是生命跷跷板的安稳轴心─专访工研院科技体验计

2020-06-10 阅读 130 次 作者: 来源: O潮生活

五十四年次,清大中语系毕业的吴淑敏,廿多年来在汇聚台湾理工优秀人才的工业技术研究院里,历经公共关係室、资讯中心和创意中心三个单位。在过去十年,工研院凡涉及跨界(跨领域)的创新企划案和团队里,必会见到她的身影,以人文背景在理工团队发挥创意的价值和意义,实是工研院的奇女子。

人文背景跃入科技业

高中原本念理工组,在长辈「成为医生」的高期待与异乡求学的适应困难下,吴淑敏在大学联考前三个月毅然决定转组,当时只填了哲学系和中文系,想寻找存在的价值和生命意义,最后进了清华大学中国语言与文学系(今中文系)。

清大的课程设计不同于传统中文系,给她许多探究自身特质和能力的空间。此外,在学校大环境里能自然与许多理工背景的人互动,延续她对科技的兴趣,以及悠然置身科技人当中的自在立足点。

廿余年来,看似历经公关、资讯和创意中心三个截然不同业务内涵的洗鍊,无独有偶的,三个单位里最前端的创新企画总会落到吴淑敏身上,而她总是抱着「单纯好玩」的心接下任务,廿年来彷彿站在一波又一波浪潮的最前端,被上帝的手深邃地铸炼着。

职场表现耀眼 内心却脆弱

长年经历在期限内完成任务导向的磨练,吴淑敏积累了多元能力和眼光上的定见,能在短时间内凝聚团队对专案的共识和热情,创造团队对任务的革命情感,在时间压力下快速前进、顺利完成任务。此外,她本着创作特质来投入每一个大大小小的企划案,在每个企画案中淬炼意义的精準度和主题的一致性,是这样的心灵特质赋予她所经手的企画案,能绽放独特且超越时间的迷人光泽。

从完成任务的成效来看,吴淑敏的职场成果是耀眼的,但不断遭遇人际困难的挑战,却常让她不知该如何处理,多以闪躲逃离、或暗自内伤收场。而吴淑敏对职场的人际困难并不敏感,也没花心力多着墨,对她来说,生命还有更艰鉅的难关。

旁人眼中的她有才气、性格锐利,吴淑敏看自己则是个性鲜明、叛逆、充满稜角却又脆弱,很容意刺伤别人和自己。她的内在充满矛盾的想法,下决定前喜欢先在脑海开展哲学式的思维冲撞。

无论从小的表现如何出色,吴淑敏内心总感觉缺乏被爱的真实感,对生命价值感到虚空。这样的生命让她在信主路上跌跌撞撞,和上帝拉拉扯扯,慕道十多年才受洗归主名下。却又是这样的信仰旅程让她看清楚罪人的生命本质是不信实的,碰到任何挫折和不愉快,反应常是抗拒、抱怨和否认神,不愿接受上帝的安排。只有当我们降服于上帝、愿意治死老我时,上帝的祝福才能临到生命中。

为弟弟安危开口祷告

原生家庭里,吴淑敏的爸妈在十一年当中生了八个孩子,父母能和孩子单独相处的机会很有限。在孩子主观感受里,从父母获得的爱和拥抱是很少的,对父母的爱没有真实感。排行老三的吴淑敏,不到三岁就开始上学,爸妈送她去基督教幼稚园,这也成了她对上帝最初的接触。

大学起,上帝为她预备一位有美好生命品格的室友,每当吴淑敏不稳定、忧伤沮丧的时刻,不擅言词的室友总会不断邀请她去教会。大二那年暑假,她在室友邀请下参加了教会退修会,并碰到汪川生牧师夫妇,此后牧师、师母陪伴吴淑敏一整年,师母常写信关怀她;一年后,吴淑敏忽然关闭心门,拒绝连络,但,这段历程却触动她对耶稣的渴慕。

大三那年,独生子弟弟因大学联考失利转为颓丧,常和家人有冲突,吴淑敏负责协谈弟弟,却在协谈过程说了重话。隔天早上弟弟失蹤,留了遗书表示要去自杀,吴淑敏害怕地来到上帝面前流泪祷告,请上帝帮助弟弟。这是她第一次向上帝开口祷告,失蹤一整天的弟弟最后安然回家。

慕道旅程走到此,吴淑敏心里虽累积对上帝的基础认识,但心里仍有难以度过的关卡─她没办法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她无法认罪并非认为自己完美无缺,乃是还不明白「在上帝眼中的罪是什幺」。在职场看似意气风发的吴淑敏,旁人看不出她内心的脆弱和低潮,以及生命核心价值的缺乏和虚空;她知道生命正往低谷行去,这在她的婚姻中成了最后一击。

婚姻艰难中有新眼光

吴淑敏婚后与先生争吵严重,她深感婚姻生活痛苦。直到某次,她年仅七八个月大的女儿,面对在车里激烈争吵的父母,伸出稚嫩的双手,分别抓住父母亲的手合握在一起。女儿的举动震醒了吴淑敏,当下决定不再与先生争吵,转为隐忍。没有改善问题的隐忍两年后,变为内心沉重的内伤,吴淑敏开始徘徊在离婚的意念上,为了孩子,她开始寻求谘商。

在经历婚姻困难的当头,吴淑敏最锺爱的小妹年仅廿一岁即得到癌症,每年复发,在第三年,很短的时间内,她身体长了三颗肿瘤。疼爱小妹的吴淑敏向神祷告,寻求圣灵医治,并顺服圣灵感动,开始四十天、每日禁一餐的禁食祷告。

第一天,上帝就用约翰福音十四章1节:「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来安慰她的心。这段经文前后文是耶稣上十字架前告诉门徒的,耶稣说:「现在事情还没有成就,我预先告诉你们,叫你们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就可以信。」这是她从未看过的经文,当下吴淑敏相信,这是上帝将进行医治的确据。

后来小妹癌症得到医治,三年来第一次未受开刀之苦,三颗肿瘤神奇地消失!吴淑敏没有躲避神的理由,她体验了上帝是医治者、是生命的源头,在卅三岁那年受洗成为神的儿女。

受洗后,吴淑敏意识到要面对婚姻问题,要认真挽救婚姻,并生出新的眼光来看婚姻里的困境─两个破碎生命在婚姻里的结合,不管怎幺努力为对方付出,都无法填满彼此内心深处的爱的缺口,会一直心生受伤的感受。

她不再将婚姻的困难归咎伴侣身上。婚姻里虽有许多冲撞,但先生坚持死守婚姻承诺,慢慢地,这些持续的冲撞转为契机,是上帝对付他们生命里最深光景的方式。婚姻里不断相磨合的艰难旅程,吴淑敏走了近廿年才完全降服,放下「离婚」的念头。

工作挑战上体验神掌权

当上帝的手一边在私领域里不断搅拌,向吴淑敏要求一次次献上生命主权时,上帝也为她开门,带领她进入工研院创意中心。这个强调跨领域、从文化底蕴创新的研究单位,让她得以藉着人文背景在科技、文化、艺术间,展开连结、对话和创新。

2007年,她第一次学习到将职场的权柄交给神的祝福。那年,故宫博物院和工研院合作的互动科技艺术创作,以「行动数位故宫」代表作品,受邀到国际科技艺术界最大且最重要的舞台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参展。

这个名为《行气》的作品,从创作发想到执行,遭遇了一波波困难,她深感彷彿在看不见边际的黑暗中突围;在困顿中,她终于低下头来向神祷告,完全降服上帝为她预备的功课,甚至完全的失败。

当时她心里还存留着失去至亲的痛楚,同时发现身体长有八公分大的肿瘤,吴淑敏做了最坏的準备,另找了艺术界的朋友来参与,以俾万一自己倒下来,团队仍能往前完成任务。

《行气》是上帝在工作上和吴淑敏的角力,这是她在职场中,第一次感到自己碰到极限,在不断的内外波折里,终于交出主权给上帝时,她也在上帝的恩典中,经历前所未有的丰盈结果。《行气》在奥地利展出时大获好评,还没回国,日本、上海、澳门、韩国等等邀约一一临到,这样的机遇,多少艺术家终其一生无法获得!

吴淑敏知道这就是神开路,并深深领悟一切都是神所赐予,自己根本不配得。她也从中看到自己信仰的盲点,「爱神」并不是用尽自己的才智去做事,而是了解到每件事临到我们,不过是神邀请我们同工,我们顺服神的心意,上帝便赐福当中。

进入与神亲密的新阶段

廿年来在工研院以人文背景参与跨领域合作时,要如何克服工作上的孤单感?对吴淑敏来说,一直以来她对神的爱没有信心,和上帝关係里有个蒙蔽的帕子,孤独反倒是她保护内心脆弱处的对外防卫机制。工作上的孤独感并不困扰她,反倒是这几年上帝要主动挪开他与神关係里的帕子时,她心里抗拒、也害怕。

直到某次聚会里,《新的亲密》这首诗歌歌词:「哦,主,我深深渴慕,深愿与完全成为一,带我进入新的亲密,赐给我从未曾经历的」深深撼动她的心。上帝透过梦境,让淑敏看到内心深处孤单的小女孩,并愿意将小女孩交给神;也在祷告中看见自己正在父神怀抱中。而每当生命遇见试探,神会感动传道人与牧者来关怀她。主耶稣说:「我总不撇下你们为孤儿」,自此她完全明白自己真是上帝的宝贝女儿。

当生命的破碎,经历一层层、一个区块又一个区块的修复后,在基督里被重建的吴淑敏,终于有了柔软的心、新的眼光、宽广的心胸,来面对职场上一直困扰她的人际困难。她逐日体会,当我们更爱神、和神的关係是真实的,职场上人的问题就相对容易了。因为一切出于神,祂有测不透的恩典,让全心倚靠祂的得益处;随时讚美神,就是得胜的秘诀。

从多年慕道友到信主多年,吴淑敏生命的公与私领域,彷彿跷跷板的两端,不断上下摇摆,静止不动的时刻是少的;殊不知在旁观者眼中,这只不断摇摆的翘翘板,一直因为有上帝为中心支撑轴,即便摇摆,却一直处在一种平衡安稳的状态里,翘翘板左右两端点的摇摆,都显明了上帝手中慈爱的带领,和满满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