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技术霸主争夺战的暗黑战场

2020-07-30 阅读 325 次 作者: 来源: X翼生活
美中技术霸主争夺战的暗黑战场

在美中第二波贸易战中,美国总统川普以国家安全为由,意图将华为等中国企业赶出科技供应链,其意义可能比施加惩罚性关税,造成的影响更为久远。多年来,美中双方对控制数位经济标準及科技相持不下,川普的举动无疑大幅升高冲突,战线已从建立市场霸主地位,扩展到制定新产业标準及监管上。

不过,参与这项竞赛的不仅是美中双方,儘管技术略逊一筹,但全球第 3 大贸易强权欧盟在制定规则上也雄心勃勃。欧盟对汽车、化学品及食品的规定,在全球发挥了「布鲁塞尔效应」;此外,欧盟对数位监管程序,一样影响了全球数位经济。

制定标準规则  中国学到教训

如今,中国希望创造一种「北京效应」,以取代布鲁塞尔效应。美国国会辖下的「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去年针对物联网发表的报告直言:「中国视技术发展是决定性的战略资源,并视其他国家对关键技术的控制为战略包袱。」报告的结语是:北京影响与制定国际标準的企图,是「由中国政府主导以达支配地位」。

在全球现代贸易中,制定标準与规则将握有先驱优势,可带给企业极大好处。在企业与政府紧密结盟之下,中国正积极多管齐下,在全球推动它的标準。一名欧盟官员表示,中国从 3G 经验中得到教训,当时它发展了独门标準,结果在制定标準时却输给了美国和欧盟,「这一次他们意识到不能蒙着头自己做了」。

凭着庞大的人口市场、大手笔的政府补贴,中国政府在排他性规则下,锐意在自动车、自行车共享、支付系统和脸部辨识等领域,创造出可观的国内市场,并以此为基础积极出口这些科技。

除了抢占国外市场外,中国政府和企业积极联手扩大其在国际电信联盟、国际标準组织等机构的影响力。设在日内瓦的国际电联的部分重要委员会里,有中国籍的负责人和代表。中国企业还参与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等产业组织,这个组织为无线与合成语音 / 数位系统等技术制定规範。

中国代表经常利用这类组织,提倡自己在国内建立的标準。例如,在人工智慧(AI)方面,中国工业和资讯技术部旗下的中国电子标準化研究所,研发出自己的标準,然后积极在国际标準化组织与 AI 有关的委员会中推广中国模式。

推广中国模式  英美未必买帐

华盛顿公共政策谘询公司 Access Partnership 的陆晓明(译音)说,在标準化议题上,中国採用「胡萝蔔与棍子」的策略。她说:「全球环境中主要是用胡萝蔔,国内标準化进程主要是用棍子。」在制定国际标準的组织中,中国官员经常向外国公司提供暗盘交易,换取他们对中国技术提案的支持。

北京的攻势必然引起公愤,美国尤其不满,将之视为不公平竞争。例如,在脸部辨识上,美国商务部的美国标準与技术研究院举行的性能测试,中国与俄罗斯企业都可以参加。中国的依图科技及俄罗斯的 VisionLabs 等公司,就曾在这些科技测试中获得高评价,并以此做背书在全球销售产品。夏威夷民主党参议员夏资(Brian Schatz)为此起草法案,建议将来禁止中国和俄罗斯公司在美国标準与技术研究院做辨认测试。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推动的「中国标準」会产生多大效应。日内瓦一家公关业者说:「国际电联积极争取为联合国监管体系的代理,但标準制定机构所採用的技术标準非强制性质。」中国在国际电联的技术分组中,提出大量的标準规格建议,但美英等政府愈来愈加保留,宣称他们不会遵守特定的规範。

同样,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针对国际标準制定所拟定一项报告指出,积极投入并不能保证成功。报告执笔人法格斯登(Bjorn Fagersten)说:「中国对新工作项目的提议,大多在初步讨论时就被打回票,许多提案的品质很差。」

因此,要建立主导标準更有效的方式,应该是透过市场占有率,因为一家技术已经扎根于特定领域的公司是很难将之扫出市场的。川普要将华为逐出 5G 领域,但他要创建的行动网路却也不能缺少华为的技术。目前,不同国家的不同公司,都或多或少持有 5G 的基本技术专利;每家都必须依赖别人的智财权,因此呈现一种粗略的平衡生态。

牵制中国  欧盟较美国有技巧

在川普宣布对华为的技术管制之后,美国电机电子工程师学会曾禁止华为的人员审查技术规範的论文,包括关键的 802.11 Wi.Fi 标準。不过,考虑到美国法务的建议,该会又撤销了决定。不过,另一个由产业主导的标準组织 3GPP 则警告,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可能导致 5G 发展另一标準,进而分化了数位经济。儘管美国政府与情报机构重重施压,多个欧盟国家仍允许华为设备进入部分新的 5G 网路。

目前看来,欧盟牵制中国的战略似乎比较巧妙。欧盟执委会的确担忧华为这类的企业影响安全,但它的策略与技术的使用方式更有关,而不是一味打击研发出技术的公司。欧盟官员表示,从长远而言,更为谨慎的做法,而非美国的抗衡策略,更能抑制中国建立起全球技术优势。

儘管欧盟技术发展相对不足,但欧盟仍然日渐发挥其做为全球数位技术规则制定者的影响力,特别是去年通过的《一般数据资料保护规範条例》(GDPR)。欧盟决策者表示,无论中国研发的技术成功与否,对隐私和数据保护的坚持都会让企业知所进退。欧盟官员表示:「GDPR 意味着全球数据经济现在可以成为现实。」例如,巴西虽然从中国进口脸部辨识技术,但因 GDPR 之故,使用还是会受到这项隐私保护法规的限制。

儘管中国企业可以取得大量的国内个资来开发产品,但由于中国的数据监管和隐私保护素来遭到国际诟病,中国能不能在国际上收集同等资讯则大有问题。GDPR 之类的规则,就限制了企业将收集来的数据资料发送往中国。

在中国市场吃得开的企业有时也很难走向全球,微信就是例子。它结合传简讯、电子支付、新闻、电子商务以及公共服务,在中国智慧手机用户中渗透率超过 80%。中国还有更多的行动网路用户使用电子支付系统,北京鼓励走向电子支付,实际上阻挡了外国信用卡公司在中国大规模经营。

但微信在打入其他已开发经济体的成功率就小多了。英国产业协会 techUK 的德灵顿(Giles Derrington)说:「微信非常成功,但也止于中国;因为利用中国数据来了解欧洲消费者的习惯,可行性是十分有限的。」

在欧盟,通常是监管机构,而不是中国企业的竞争对手,为中国设下障碍。例如,中国的 Mobike 大力利用其国内市场开发的技术,想要满足欧洲对自行车共享的快速增长需求,但公司将数据传回中国,却可能触犯 GDPR。去年 12 月,德国数据监管机构宣布,因 Mobike 数据传输做法而展开调查;不过,Mobike 则表示,完全符合 GDPR 规定。

规範 AI  欧盟取得领先地位

除了 GDPR 之外,欧盟在 AI 规範方面也建立了领先地位。这也是许多政府正在考虑立法的另一个受关注问题,德灵顿说:「中国在 AI 研究领域领先全球,但该技术输往全球则将面临挑战。」

无论如何,技术大国之间如果刻意将自己属意的技术模式扩展到其他国家,就势必出现地盘争夺战;而这些地盘争夺战,也必然涉及中国科技、美国科技,以及欧盟数据保护规範。从川普试图将中国赶出美国数位体系看来,技术标準与隐私领域既有的争夺战,重要性如今已升高到全球格局了。